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北京的几个大型垃圾填埋场均已发生了明显的

发布时间:2018-10-26 19:29: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北京的几个大型垃圾填埋场均已发生了明显的渗漏

2004年11月25日,随同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驱车来到了北京阿苏卫垃圾填埋场周围的几个村庄,这里看上去和北京周边的村落别无二致,但村子里弥漫着的腥臭味却将鲜为人知的高发病村呈现在人们面前。

垃圾填埋场究竟会给周边人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通过调查,赵章元和发现,在北京阿苏卫垃圾填埋场周围的阿苏卫、二德庄和牛房圈这三个村庄,村民的身体健康已受到严重威胁。据赵章元研究员介绍,目前垃圾填埋场的污染问题已在全国普遍出现,而其所造成的危害也日趋严重。

赵章元指着小汤山镇北侧一片东西向绵延的山脉告诉,这一片山就是北京的北山,属于燕山山脉;而西边远处为太行山脉。“北京的地势基本上是西北高、东南低,地下水也是从西北流向东南,阿苏卫垃圾填埋场正是位于北京地下水的上游,紧靠首都优质地下水的补给区,直接影响着北京城近郊区地下水的环境状况。当初决定在这里建垃圾填埋场,本身就存在问题,因为国家明文规定,不得在这块地下水补给区建设垃圾填埋场。”赵章元向介绍。

阿苏卫村位于北京阿苏卫村垃圾填埋场的东北方向。当一行乘坐的汽车渐渐驶进阿苏卫村时,空气中的腥臭味已越来越浓,明显感到不适。来到阿苏卫村卫生室,医生张万庆说,“你们今天来,空气中的味道还算是小的。要是在夏天或是赶上阴天,这里的味道就更浓了,就好比掉入了粪坑。粪坑的臭味还能让人喘过气来,而这里的腥臭味简直让人窒息。”

张万庆说,目前阿苏卫村患脑血栓、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压的人数比以前明显增多,尤其是老年人,而30岁至40岁间患高血压的人也比以前增加很多,小孩当中,患呼吸道感染的人很多。全村200多户村民,有50%以上的人家都买了氧气罐和氧气机装置。而据阿苏卫村药品销售服务点的工作人员介绍,该村得脑血栓的人比较多,很多人都要依靠输液来稀释血液,甚至就连许多年轻人每年也要输一次液。

“自从在这个村附近建了垃圾填埋场之后,这里一年四季苍蝇不断,就连冬天苍蝇都特别多。而且这个村空气的细菌数严重超标。”确如张万庆所言,2004年9月9日北京市昌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采集的空气样品检验报告显示,该村细菌菌落总数每标准单位已超过6000个。

张万庆还告诉,由于垃圾车的渗透液常常洒在路上,因此用水冲洗路面时,垃圾渗透液都流到了树根上,时间长了,村里四场路两边的树木如今已经全死了。

二德庄和牛房圈村位于阿苏卫垃圾填埋场的西南方,离阿苏卫垃圾填埋场大约一、二公里。此时正是冬季,刮北风,两村到处弥漫着腥臭味。据牛房圈村卫生室医生齐茂先介绍,该村共有900多人,目前有60%的成年人患有哮喘、肺气肿类病,妇女中已有2人死于乳腺癌。在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中,患有脑血栓的人数比例达60%以上;在20至30岁的人中,患高血压的人为数不少;10至20岁的人中,患呼吸道疾病的人比较多;而10岁以下的儿童,则有很多患有支气管炎。

牛房圈村村民张彦告诉,“在这地方住简直就是慢性自杀

北京的几个大型垃圾填埋场均已发生了明显的

。空气中到处的腥臭味不说,就连水也是苦涩的味道,而且特别腥。”正是因为村民用压水机抽上来的地下水喂猪狗,牛房圈村的猪狗死胎较多。

针对阿苏卫垃圾填埋场附近村民的发病特征,赵章元告诉,国内外学者一致认为,80%的癌症是由环境污染引起的。根据环境医学和环境生物学理论分析,环境中的有毒有机物及汞、镉、铅、铬、铜、镍等重金属类污染物,经过呼吸道、消化系统、皮肤等途径被人或动物吸收后,有些与体内粘液中的有机分子结合成络合物附着在体壁上,能阻碍氧和二氧化碳的交换,抑制细胞的生长发育,破坏细胞内含物,降低酶类活性,从而引起急慢性中毒,致使细胞畸变,或引发癌变,以致死亡。而当有些重金属在饮用水中的含量达到百万分之一的浓度时,就会对使肝、肺、心脏等发生病变。比如,重金属镉在人体内能致使肝肾发生癌变,使动脉血压升高;甲基汞能使脑和神经细胞的核糖核酸减少,并分裂成碎片并死亡;重金属铅会影响青少年儿童的智商和身高。石油类中的碳氢化合物、酸性类、铅类重金属毒性较大,其中芳香烃是一类有毒物和致癌物质,影响肝、肾、心血管系统等。因此,有毒物是人体发生畸变、癌变类怪病的直接元凶。尤其是那些难以降解的有毒物质,会在其迁移途径中在人体内不断积累,使人体发病的机会逐渐增多,这也就必然导致人体发病率居高不下。

赵章元指出,长期以来,人们总是把地下当成垃圾筒,让难以处理的污水废水流入地下,把固体废物甚至是有毒的危险品填进废坑。长期向地下渗漏大量剧毒、有毒物质和各类病原菌、病毒等污染物,地下水的污染将难以收拾。而长期生活在高度污染的环境中,人们对疫病的传播将难以设防。由此来看,阿苏卫、二德庄和牛房圈三个村庄各类怪病、瘟疫的暴发,虽是突发事件,但却与长期的环境污染密切相关。

赵章元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应尽快查清地下渗漏的各类污染源,并进行有针对性的合理处置。尤其是在北京北部和西部的山前平原地区,作为首都重点保护的环境敏感区和奥运会场地中心,以及许多新型居民小区的上游,一切易发生渗漏污染的垃圾填埋场、输油管罐以及大型传染病医院等均应避开这上风上水的首都宝地。

标签: